非洲:下一个区块链中心?

申博 2018-04-17 23:00 阅读:194

装好币,去海外!过去几个月来,这似乎是币圈头脑灵活者最为热衷的话题。

的确如此,在相关禁令出台后,币圈的创新者开始参研“币币”交易和“代投私募”等避险手段,并且颇有建树。不过这依然没有抑制住众多交易所和币圈大佬移师海外的步伐,而日本京都的町屋民宅,明斯克(白俄罗斯首都)的加密货币公司注册申请,也因此水涨船高。

只不过,京都涨起来的是当地的房价(包括某大佬民宿的价格);而明斯克涨起来的,是其高新技术园区(HTP)代理注册的中介公司报价。

任何东西只要一热起来,各方面的成本就都会增加。于是更为聪明的人,开始将目光盯上了非洲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

作为世界古人类和古文明的发源地之一,非洲也被贫穷和落后所困扰。而最近,这片土地正在被更多币圈人士视为“下一个区块中心”,许多投资者和创业者开始呼喊,“区块链相关企业正在这里不断涌现,一个与传统印象大相径庭的非洲也许不久后就会出现在人们面前”。

人们总是去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甚至对事实都置若罔闻。从目前看来,非洲离“区块链中心”这一称号应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要去淘金务必三思。

我们从四个方面来分析:

管理部门的观念僵化

一个新兴技术能否蓬勃发展,政府的态度很重要。

非洲是一片古老的土地,而它还有着世界上最年长的“管理层”集体——数据显示非洲大陆的国家领导人平均年龄达到78.5 岁。有媒体分析,非洲的年轻人渴望为这片人类发源的土地增砖添瓦,新一代的政治精英也希望通过区块链来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当区块链技术被证明应用在选票当中,可以消除一些在纸质投票系统可能的舞弊情况(如调换或更换投票箱)时,这似乎令非洲大陆的年轻人看到了一线希望。

3月7日,瑞士区块链投票公司Agora的首席执行官Leonardo Gammar对外宣布,西非国家塞拉利昂在最近的总统选举中,就应用了由该公司提供的区块链技术。

然而,很快在3月19日,塞拉利昂政府正式否认了任何利用区块链来统计国家选举委员会(NEC)的选举结果。

显然,有关管理机构并不喜欢区块链给他们带来利益的损失。

事实上,非洲多个国家的政府一直在用一种审慎的目光注视着区块链,他们害怕自己被侵犯,又担心再一次在世界队伍里掉队。例如,肯尼亚对区块链技术一直持怀疑态度,一直没有给予它足够的重视地位。Safaricom在当地是由一家由肯尼亚政府参股35%的电信巨头,此前它甚至突然宣布终止与比特币交易平台Kipochi的合作。

另外,包括埃及、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在内的非洲国家似乎对区块链也抱有敌意,大部分国家政府都曾表达对数字货币的质疑和担忧。

一个能够蓬勃发展的系统需要良好的监管机制来维护它的运行。但非洲大陆上,大部分国家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监管仍然处于灰色地带。例如,南非的市场监管机构并不监督虚数字资产交易所,其央行刚刚表示将考虑研究“适当的政策框架和监管制度”。

金融服务能力欠缺

目前,非洲大陆上的金融系统已经开始被数字货币渗透,比如尼日利亚比特币交易所Tanjalo已经开始提供跨境交易服务,一些非洲银行也加盟R3区块链联盟。在外界看来,数字货币似乎正在会给非洲现行的金融系统带来新鲜的活力。

看起来一片红火,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其骨子里流淌的金融血液并没有那么浓厚。

数据显示,在非洲近3.26亿人中,80%的成年人口没有银行账户。而一些国家由于缺乏良好的货币政策,通货膨胀严重,许多民众生活水平无法提高。尽管数字货币有助于解决通货膨胀问题,但目前来说,非洲地区的数字货币交易量还很小,并且银行系统不够发达,手续费高,转账速度缓慢。

在全球逐渐进入移动支付时代之下,非洲在这方面表现如何?

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目前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口已超过10亿,但该地区智能手机普及率为28%,互联网渗透率为19%。

事实上,现在数字货币的交易主要集中在移动端,但对于非洲落后的金融服务以及较低的手机普及率,要想大面积的用数字货币进行金融创新仍然需要一段时间。另外,不少非洲国家并没有经历过固定电话时代,而是直接跳跃到手机时代。但现在手机时代还没有坐稳,就要从传统金融货币时代跳跃到严重依赖移动设备的数字货币时代,必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教育资源不足

开普敦是南非第二大城市,以其美丽的自然景观及码头闻名于世。

版权声明
本文由申博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非洲:下一个区块链中心?https://www.93hzlg.com/news/109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