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追债股东甩锅 千家网贷平台将淘汰?

申博 2018-07-12 13:29 阅读:102

逾期、清盘、创始人自首,这些耸人听闻的字眼背后,一些交易量过百亿、近千亿的网贷平台相继倒下,带走了披着“上市系”、“国资系”、“高返利”等外衣的造富神话。原本要为网贷平台“验明真身”的今年6月,却成了行业“至暗时刻”的起点。身处其中的投资者,或陷入焦灼的等待,或酝酿真正地远离。

端午小长假期间,号称交易量达800亿元的网贷平台唐小僧暴雷,被视作这轮暴雷潮的标志事件。“底层资产塌陷”、“流动性危机”、“监管趋严”等多种因素,成为众多业内人士口中网贷行业暴雷潮的“导火索”。此时,如何稳定投资人信心,避免自身受波及,成为“幸存”网贷平台运营者首要考虑的事情。然而,让广东某网贷平台CEO张鹏(化名)焦虑的是,网贷暴雷潮仍在继续。

近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将在近期下发。此外,对于网络借贷和网络小贷领域的清理整顿将延长至2019年6月。

年化收益率14%,平台出事前投入60万

周维(化名)没有料到,五月底刚“怂恿”家住农村的小舅子把钱投到花果金融,六月底自己就要到处奔走“追债”。

“我累计投了40万,和妻子、小舅子加起来总共有60多万。”周维说,原本妻子“坚决不投”,但在他不断怂恿下也投了。

“一直都很稳”,周维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2015年5月份左右从朋友口中接触到北京网贷平台花果金融,当时年化收益率14%,此后每个月工资都会“放”进一点。

以往,钱一到期,平台的告知电话就会过来,平台“T+1”到账很及时。不到还房贷紧张的时候,周维会选择复投。

不过,周维坦言,自己有侥幸心理,“真的发现太天真了。没有太关注网贷行业的一些规则,一直相信这个平台很守信用。”

周维记得6月底会有一笔10万元的投资款到期。然而,到了返利息节点时,花果金融的一则逾期信息打破了他的平静。

在花果金融平台上,目前还能看到这则发布于6月26日的公告:2018年6月15日开始,花果金融债权逐渐出现逾期。

三天后,花果金融再次公告,承认前期部分项目出现坏账,导致资金链断裂,形成回款逾期,并提出一些后续兑付计划。

事发后的几日内,周维都没有收到兑付款,他跑到花果金融的办公场所门口,只看到玻璃门上一张孤零零的房屋收回公告,门内的办公区则空空荡荡。

“追债”的过程中,周维发现有很多和自己经历相似的人。“我现在很后悔,感觉自己没脸面对家人。”周维说。

周维联系到当初介绍花果金融的朋友,了解到对方正在投资另外一家被质疑存在问题的网贷平台,劝说朋友赶紧退了。

和周维一样,杭州网贷平台牛板金的投资者们也陷入了恐慌之中。一位投资者说,6月24日左右,牛板金方面还有电话打过来,希望自己参加原定7月9号-10号在北京举办的见面会,但令人诧异的是电话那端方女士“态度特别差”,当时自己就琢磨不对劲。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有9048万元的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准备清盘。7月4日举办投资者见面时,平台创始人王旭航出面,为现场投资人沟通牛板金逾期事件及后续措施。

王旭航承诺,7月6日前向投资人兑付第一笔款项共计1000万元,后每周兑付不低于1000万元,牛板金将持续兑付2年。目前,投资者并没有收到第一笔兑付款。

底层资产塌陷、恶意诈骗等引发暴雷潮不断

在网贷领域投资多年的王凌(化名)最近陆续收到很多劝她提现的消息,有朋友甚至特意打电话来提醒。“我还挺平静的,今天有笔10万的款到了,特别准时。有些网贷公司之所以出现挤兑潮,是因为这些公司搞活期理财,这样风险很大。”

“这几年网贷行业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包括前几年的跑路潮,自己也会再看看,只要有到期的都提出来。”王凌大概算了算,自己的现金基本都放在网贷平台里,总投资金额有400万元左右,其中包括“上市系”平台、业务量靠前的平台,还有一些明星资本加持的平台。

不过,王凌坦言,“说实话,这些标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在她看来,目前很多上市公司都缺钱,一些借助网贷的中小企业可能资产也不好。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6月平均每天就有2家网贷平台出现问题。而到了七月,上旬刚过,就有近30家平台跟着倒下。

这是国内网贷行业有史以来最坏的情形吗?北京信用宝市场总监刘兵回答时称,“目前看应该是有史以来比较严重的一次”。刘兵口中的“有史以来”,是相较2014、2015年时的网贷暴雷而言的。

经历过的从业者都知道,过去是欺诈的问题,最明显的特征是跑路,而现在的风险主要是逾期以及流动性不足。

版权声明
本文由申博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投资者追债股东甩锅 千家网贷平台将淘汰?https://www.93hzlg.com/news/168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