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遇“雷曼时刻” 全球市场系紧安全带

申博 2018-08-13 08:46 阅读:102

用“雷曼时刻”来形容土耳其8月10日的境遇,一点也不夸张——美国总统特朗普授权把对土耳其征收的钢铝关税翻倍,美土关系持续交恶,土耳其货币里拉(Lira)对美元狂泻近20%,里拉的买卖价差(交易商愿意买卖里拉的价差)已扩至2008年全球危机最严重时的水平,即雷曼兄弟破产后的水平。

更严峻的是,土耳其危机将难以避免地产生溢出效应,这对今年遭遇强美元冲击的新兴市场而言无疑雪上加霜,甚至欧洲也在受到冲击——由于担忧欧元区银行对土耳其的风险敞口,欧元当日大跌近1%。

全球银行业首当其冲,即便直接风险敞口极低甚至没有爆险的美国银行业也遭遇大跌,因为投资者担心相关影响可能通过种种未知途径传遍金融体系。

风险环环相扣,另一大问题在于,随着新兴市场货币颓势加剧、欧洲复苏无力,此前驻足观望的美元多头卷土重来,这或加剧新兴市场抛压。

多位交易员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及,一旦出现极端事件,导致美元指数上破96,下一个关键点位就是97和100。

“此前新兴市场反弹主要因为外汇表现企稳的支撑,但现在看似情况不妙。里拉、卢布的加速下行,浇灭了‘新兴市场复苏’的势头,而且使得估值高企的标普500指数也脆弱不堪。”渣打银行全球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Eric Roberts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事态的后续发展是非常二元的,如果新兴市场波动加剧、市场恶化,创历史高位的美股也可能会回调、美联储对加速加息就需要三思;但如果风险淡去,那么全球股市可能大幅反弹,加仓新兴市场货币、股市的机会也就不远了。”

土耳其遇“雷曼时刻” 全球市场系紧安全带

土总统号召把美元、黄金换成里拉

年初至今,里拉的最深跌幅已高达40%。早前,即使5月土耳其央行放松银行准备金要求上限,将基准利率从13.5%大幅上调至16.5%,跌势依旧。

美国制裁的原因在于,土耳其将美籍牧师布伦森从2016年10月拘押至今,美国多次要求释放无果。8月初,美国财政部宣布对土耳其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采取制裁措施,之后土耳其方面也宣布将采取同等报复措施。美土外交危机加剧,最终引发了里拉的最新一轮暴跌。

土耳其遇“雷曼时刻” 全球市场系紧安全带

作为对里拉近日崩盘的回应,总统埃尔多安当地时间10日通过国家电视台表示,不会在经济战中落败。“把欧元、美元、黄金换成里拉,这将是对西方最好的回应。所有困难都会过去。” 他说。

然而,现实可能并不那么简单。

“如果该国没有改善和美国的关系,随后就不得不进行资本管制,那么投资者必然会撤出,届时跌幅会更大。” 荷宝(Robeco)新兴市场基金经理菲德丽(FabianaFedeli)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随着里拉暴跌,其交易成本飙升,而土耳其借款人偿还外币贷款的成本更高。买卖价差已经扩大至2008年全球危机最严重时的水平,即雷曼兄弟破产后的水平。

此外,土耳其现在被认为比希腊更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

由于缺乏国内资金来源,土耳其需要向外国投资者借贷以维持支出。有投行数据显示,土耳其目前的融资缺口与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货币危机和上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债务危机之前的情况类似。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土耳其里拉暴跌的根本原因在于土经济的内部增长动力不足和对外部资本的过度依赖,“土耳其金融和经济脆弱性的凸显,使该国的国际信用不断被降级,更易于受到外部突发事件的冲击。当前在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加速了土耳其货币里拉的暴跌。”

在邹志强看来,土耳其国内储蓄率低而投资能力有限,长期大量依赖国际资本流入来支撑经济增长,当经济保持快速增长时掩盖了外部债务规模和融资成本上升的风险,以美元计价的国际资本流动受到美欧货币政策的直接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显示,土耳其的外债占GDP比重高达53.4%,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中负债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也超过6%。

今年以来,土耳其可谓劫难连连。6月23日大选临近之际,里拉就已经出现过闪崩,24小时暴跌5.2%。7月9日,土耳其总统任命其女婿为财长,土耳其里拉应声急跌3.6%。

溢出效应难以避免

全球金融市场的联动性与日俱增,即使是平时市场关注度并不高的土耳其,也很可能冲击全球市场。只要想想当年的希腊债务危机,就可见一斑。

就新兴市场而言,在过去一周,纵观全球汇市,除了避险货币日元,几乎所有货币对美元都在跌。

除了土耳其里拉,卢布上周跌幅高达6%,南非兰特和巴西雷亚尔对美元也纷纷嫩大跌3%~5%。

版权声明
本文由申博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土耳其遇“雷曼时刻” 全球市场系紧安全带https://www.93hzlg.com/news/188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