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土对决 里拉“大势将去”

申博 2018-08-13 12:13 阅读:186

美土对决 里拉“大势将去”

曾经“浪漫”的土耳其如今却在金融危机的边缘试探。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土耳其钢铝关税提高一倍,分别达20%和50%。美国接二连三制裁使里拉持续暴跌,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坚称,不会在这场经济战中落败。就土耳其近年的“三高”颓势来看,这恐怕是稳固民心的权宜之计,多过留有后招的铺垫。

雪上加霜的制裁

“任何一个成为土耳其人民痛苦根源的人早晚都将付出代价,为此负责。”面对损伤惨重的国内市场,埃尔多安不得不用强硬的外交姿态来稳固国内市场,称该国经济并未处在危机中,目前也已准备好通过使用人民币、俄罗斯卢布、乌克兰货币等进行贸易结算。

10日,埃尔多安讲话后,一贯“不受威胁”的特朗普继续加码,“我刚刚批准对土耳其翻倍征收钢铝关税,因为土耳其里拉随强势的美元迅速贬值。我们现在跟土耳其的关系不好!”

这对土耳其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里拉一度暴跌20%,创下自2001年该国银行业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国内市场一时间血流成河。

8月以来,同为北约盟友的土耳其和美国,日益剑拔弩张。导火索是8月初的美国牧师布伦森事件,土耳其无视美国低姿态的请求,拒绝释放去年10月被捕的布伦森,并判其入狱两年。此后,美国开始对土耳其实施一系列制裁和贸易限制。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重新审理对土耳其的特惠免税待遇,涉及商品价值16.6亿美元,占美国从土耳其进口总额的17.7%,里拉当日立即暴跌。

土耳其不是没有做出过努力。据BBC报道,土耳其官员上周一直在华盛顿就释放美国牧师的问题与美方进行谈判,结果似乎并未成功。

在美国的强压之下,土耳其也不甘示弱,扬言将采取报复措施,不过未能推出实质性的有力报复措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伊朗可以通过石油给美国回击,但土耳其与伊朗不一样,虽然有迹象显示对美国进行对等的冻结行为,但不知道具体怎么能冻结”。

“三高”忧患继续

一路暴跌的里拉再次彰显了这个中东“硬汉”背后脆弱不堪的经济,高贸易逆差、高外债、高通胀的“三高”体质让土耳其在这场制裁中显得无能为力。从根本上而言,如此急速的货币贬值是土耳其双赤字格局(经常账户赤字与政府财政赤字)和高度依赖外资等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

曾经被认为是经济飞速增长神话的土耳其如今也走到了破灭的拐点。目前土耳其的外债总额达到GDP的53%;而同时,2002-2017年,土耳其经常账户连续16年出现逆差,2017年,该国经常账户赤字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扩张至5.5%,为二十国集团中最高。经常账户赤字意味着土耳其的进口远超出口,需要依赖外国资本流入来弥补差距。

事实上,作为横跨欧亚两大洲的国家,土耳其一直是连通欧亚大陆的要塞,虽然是穆斯林国家,但一直奉行世俗化,繁荣发展的经济使其很早就加入了北约,也被划分成为新兴市场。但近年来里拉却成为“全球最糟糕货币”的候选人,除了外债、双赤字,也与其动荡的政治局势、高企的通货膨胀率息息相关。

与此同时,随着全球转向紧缩,美联储进入加息进程,美元开始不断升值,新兴市场资本开始回流,而土耳其作为其中之一,且严重依赖美元,其国内资本市场大幅流出属正常,自今年2月以来净流出超过47亿美元。随着两国外交冲突持续恶化,致使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自年初至今下跌近40%。

“如果有谁在枕头底下放了美元、欧元或黄金,去银行把它们兑换成土耳其里拉。这是国家战役,我们不会输掉经济战!”为了提振士气,埃尔多安10日在东北部城市巴伊布尔特发表讲话时还呼吁土耳其人买入里拉,并认为,里拉面临的压力是外国阴谋者造成的。

传导效应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全球化贸易,让国际市场也十分惶恐。与土耳其最邻近的欧洲市场立刻反应,欧洲银行股大跌,德意志银行跌近4%,西班牙对外银行跌5.6%,意大利裕信银行跌5.4%。英国《金融时报》此前曾报道,欧洲央行越来越担心土耳其的状况,担心其问题可能蔓延,尤其是在其金融部门方面。

刘向东分析称,虽然土耳其一直想加入欧盟,跟欧洲往来比较多,但具体影响如何还不清楚。“以几年前的塞浦路斯为例,那次银行业危机比较好稳定下来,主要与塞浦路斯本身经济体量不算大以及以银行业为主有关。但这次是土耳其本身的外债危机,欧盟的站位对于土耳其和欧洲市场的稳定比较重要。”

版权声明
本文由申博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美土对决 里拉“大势将去”https://www.93hzlg.com/news/188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