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地方政府和少数国企是当前杠杆问题关键所在

PK10计划 2018-01-03 00:54 阅读:166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布置的三大攻坚战,最首要的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其中又以防控金融风险为重中之重。这表明,2018年金融体系的工作重点在于提高中国金融体系抵御风险的能力,控制宏观杠杆率,并继续重拳整顿种种金融乱象。上述工作具体应如何推进?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善文在接受CF40编辑部访谈时表示,当前经济的宏观杠杆率正在出现改善的势头,金融风险也在缓解,这与经济的周期性力量密切相关,与供给侧改革也有联系。应该利用当前时机改革和完善相关制度,在重点领域继续推动去杠杆,进一步防范和控制潜在风险。

善文强调,整顿金融乱象既要治标,也要治本。要充分认识过去几年金融创新的制度、技术和宏观环境,恰当评估其合理性和积极作用,在防控风险的同时保留和发挥其改善资源配置、提升金融效率的合理作用。要加强相关部门之间的政策沟通和协调,打好组合拳,防范由于化解风险而产生的风险。

在谈到房地产调控长效机制时,高善文认为,房地产存货的去化过程大体已经完成。在绝大多数二线以下城市,房地产的市场化机制能够正常发挥作用。真正的问题集中在一线城市以及少数的大城市,核心问题是供地制度的扭曲比较严重。

高善文进一步指出,在这些城市建立长效机制,原则上需要在市场化机制之外建立一个平行的、由政府掌控的住房生产、供应和分配体系。其难点在于维持这一体系的成本如何分摊。政府可能最终要负担大量的隐性成本和机会成本,金融工具的创新应该也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

高善文:地方政府和少数国企是当前杠杆问题关键所在

资料图

把握当前时机

在重点领域继续去杠杆

从多种指标来看,宏观杠杆指标已经出现明显的改善势头,关键原因在于经济出现了周期性恢复。也要看到,实际上自2014年以后,市场化企业已经在普遍去杠杆,这是市场力量的自发作用。2016年以后,随着经济周期性的改善和GDP名义增速的大幅上升,两种力量形成合力,在宏观上就表现出杠杆率明显的修复。

在杠杆方面,一个值得讨论的趋势是,随着二线以下城市房地产交易量的大幅上升以及房价的上涨,住户部门加杠杆比较猛烈,不少人可能是第一次进去信贷市场。这种加杠杆是否稳健,能否经过压力测试,能否经受利率上升、收入下跌、房价下跌等种种考验,这是需要观察和思考的。

但是更大的一个问题是,这么多年以来,加杠杆主要加在地方政府和少数国有企业上,地方政府通过各种方法变相筹资,少数国有企业在其中可能也发挥和扮演了很重要的作用,这个我认为是目前杠杆问题的关键所在。

上述问题目前是否有所好转?微观层面的反馈是,对于地方政府变相加杠杆确实在收紧,比如在PPP等层面上正采取一些措施。这些措施在短期之内对增长会有不利的影响,但是对于抑制杠杆率和控制中长期金融风险确实很必要。

目前全球经济恢复、过剩产能加速出清、房地产市场基本完成去存货等,都为去杠杆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应该利用当前时机改革和完善相关制度,在重点领域继续推动去杠杆,进一步防范和控制潜在风险。

打好组合拳

防范因化解风险产生的新风险

整顿金融乱象既要治标,也要治本。要充分认识过去几年金融创新的制度、技术和宏观环境,恰当评估其合理性和积极作用,在防控风险的同时保留和发挥其改善资源配置、提升金融效率的合理作用。要加强相关部门之间的政策沟通和协调,打好组合拳,防范由于化解风险而产生的风险。

例如,对于银行业的非标资产,有几个核心问题:第一个问题,非标资产有没有存在的合理性?第二个问题,如果非标资产有存在的合理性,那么非标资产到底是要在银行表内解决还是在银行表外解决?如果把非标资产拿到银行表内解决,那么目前的政策障碍在哪里?如果非标资产要在表外解决,那么在原则上就可能需要容忍资金池的存在。只要用资金池去对接它,就涉及到期限转换、流动性转换和信用转换,形成类银行的业务和功能。第三个问题,现在有种想法,想对非标搞估值创新,从而建立净值计价体系,既保留资金池,也保留表外的非标,还可以打破刚兑,像股票和债券基金那样。我认为这是做不到的。公允合理的估值标准,只能由流动性良好的二级市场来提供,其他通过金融工程等方法的替代选择,潜在隐患很多,公允性和可操作性也存疑。

版权声明
本文由PK10计划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高善文:地方政府和少数国企是当前杠杆问题关键所在https://www.93hzlg.com/news/44187.html